『不拘小節,與不計較小事』其實不一樣。

十多年前的某一天,開始成為社會人士後,我每年總會挪用一筆儲蓄來旅遊。覺得這樣的瀟灑,很適合自己,很潮。常常出門前把東西隨便打包,就大辣辣的往機場路上前進,然後開始一場有時愉快、有時很累、有時很充實、有時挺混亂、有時愜意...的旅程。

這樣的模式,也十來年了記憶存款變多了,看到的世界也寬闊更多

然而,自己改變了嗎?

 

有人說,牽一頭牛環遊世界後,牠終究是一頭牛;我覺得我和牛的最大差別,除了DNA不同之外,其中一點,應該就是:會反省吧。

 

直到後來,我開始有了創業的機會,有自己的員工主管,設立了自己期許的職場文化和個性...

有一次,帶著我其中一位同事出差參訪,到飯店的時候,打開行李箱,我愣住了。同事的行李箱內,井然有序的,把衣物保養品內外穿搭零碎的小東西各從其類擺放好當時的我,還虧了他,說,他一定有強迫症我不這麼收納,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個性就不拘小節啊!沒必要這麼嚴謹去注意這種小事

創業進入第三個年頭,雖然不算資深,但還真的看到了不少關於自己的菱角的問題,因為公司以及品牌都是朝著自己很推崇的北歐簡約風去前進,我知道,光自己過去住過北歐一陣子,根本不夠

沒有反省的謙卑態度,我美其名,也只不過是,出國多次,且用兩隻腳行走的牛。於是,半強迫的狀況下,開始恢復閱讀的習慣,開始學會少說多做多看多聽靜靜觀察。我漸漸發現,重視生活中的小細節,其實是磨練自己成為一個隨時會整理思緒的人。

原本店內琳瑯滿目的裝飾品,一個個〝斷,捨,離〞。直到呈現在眼前的氛圍,是不用說服都可以舒服的平衡狀態,身體的反應最直接,毛毛躁躁的過敏原減少後,身體恢復流暢的循環,思緒變得清楚,情緒也一起跟著穩定了。

 

我驚覺,那不就是瑞典最有話題的LAGOM(剛剛好哲學) 嗎?

突然,我笑了,我笑自己過去,怎麼可以把那麼多不必要的美好,加在已經夠美好的事情上了?

  

原來,我們的思維中,一直有個模糊地帶沒有好好釐清,那就是:注意細節計較小事,這兩者,其實根本就是完完全全,截然不同的生活品格

 

注意細節的人,可以減少不必要的犯錯,爾後,節省了更多精力去做修補的動作;當發現被修正的時候,先注意自己的情緒細節,收起不必要的憤怒,謙卑看待事情,當下提醒自己成為思考者,先想,是不是事情修正後,可以更接近彼此的期待與結果,然後其實也沒有比堅持己見來得更糟

這樣下來,情緒輕鬆了,事情一樣完成,甚至可能因為這樣,氛圍越來越好,達到雙贏的結果;

  

『計較小事』則不一樣了,只要看到不滿意,哪怕是很小的事情,不如己意,立即覺得被冒犯,爾後,提高聲量或無聲抗議,去表達情緒立場,選邊站的勇氣也莫名的拿來使用了...最後看似爭取到了勝利;其實,只是自我安慰,甚至兩敗俱傷的局面。

這樣的自己,根本不會快樂,甚至忘記自己憤怒的對象,也不是〝妖魔鬼怪〞,有時候甚至可能是幫助自己成為更好的良師呢?或許我們可以很自豪的認為不需要良師;但,我們不能沒有謙卑的心

 

因為覺悟到注意細節的可貴,在工作上的我開始學習改變後來,生活行為的細節,也開始挑戰自己。例如:收掉房間凌亂的擺設出國行李箱內物用分類的方式收納、下班前先整理辦公桌睡前先把廚房客廳整理一遍不定時調整自己的工作環境與擺設不定時做情緒的大掃除

這樣的改變後,除了常常給自己煥然一新的驚喜,更重要的是,每次的調整,都在慢慢減少那些看似不錯,其實是多餘的美好〞。

這樣訓練一陣子後,我發現,自己不一樣了處理硬生生的文件或莫名由他人加注的情緒干擾時,我開始歸納自己的思緒,先情緒控管,使用〞的邏輯。

以前每到這種情境題出現,我會立即為自己辯護,或是竭盡所能想幫助對方腦袋清醒;後來,我還真的發現,能使別人改變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是,對方的改變如果不是從心出發,那根本是浪費彼此的生命,更耗損了我們的良知現在,情境題依然不經意的來考驗我們;但,已無過多的情緒,而只用剛剛好的心境去面對了。當下錯愕的情緒卸除後,很快的歸納自己,能做與不能做,該做與不該做的決定,〞快快用上場。

 

漸漸地,我發現,地球依然轉動,路一樣的寬闊

情緒空間和我們簡約革命的品牌一樣,變得不再那麼擁擠,那麼滿了

喜歡這樣的自己嗎?我覺得,挺不錯的

 

                                                                                                                                                                                                                                                                                                                                                    Written by Dr.Gordon

                                                                                                                                                                                                                                                                                                                                                     CEO of OBHL biotechnology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