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一個花費20年才誕生的幸福品牌

"和你一起走向無數個20年的美麗人生"                 

- OBHL 創辦人 張毅

滿臉化膿痘痘的青春期

 

1998年,高中畢業正值青春期的巔峰,當時候還沒有所謂完整的美容醫學認知,只希望痘痘可以全部消失。媽媽幫我找了一所不錯的美容工作坊處理滿臉化膿的痘痘,卻留下了無法復原的坑坑疤疤。"月球表面"已經是我習慣的代名詞。


上大學後,認識正在皮膚科研究室的助理教授,開始熱衷想要找到可以根治皮膚問題的仙丹。


那是我第一次了解到,原來痘痘可以靠口服藥物治療。

肌膚困擾,嚴重到差點丟掉性命

 

然而,皮膚最外層已經被破壞的皮脂膜,無法負荷環境中的任何雜質,或自身清潔的任何缺失,反反覆覆長了又消,消了又長的痘痘,成為陪伴我大學的"老朋友"。甚至有一次,在大四那一年,因為皮膚嚴重化膿,皮膚科學長拍了我的照片,做為講堂上授課的案例照片,當時候我的診斷是:"非典型猛爆性脂漏性皮膚炎"。


於是我又進入了另一次繃緊神經的抗痘大戰,在皮膚科研究室裏頭,我幾乎背熟所有能治療的藥物,能使用的方式。助理教授甚至開了一個玩笑說:"學弟,你現在已經可以開診了吼"。


在台北榮總實習那一年,認識了一位整形外科的主治醫師,他看了我滿臉坑洞,決定幫我好好治療。當年,我第一次認識了飛梭雷射,而且是很早期的「磨皮模式」,做完療程,全臉鮮血,只能用人工皮整片貼在臉上,而且每隔幾小時就必須換"皮"。

透過皮膚的轉變.奠定美的堅持 

 

後來,皮膚慢慢痊癒了,醫師執照也到手了,那一年,我選擇了婦產科。或許,母親的突然離世,讓我對婦科藥物及婦科內分泌帶了一絲的好奇,才潛意識牽動下選擇了婦產科。幾年嚴格的開刀訓練及婦科更多藥物了解後,科主任期待我們年輕的醫師可以有美學的sense,於是下班後閒不下來的我開始接觸了美容醫學的訓練,也奠定了未來我對美容醫學熱愛的發展,漸漸萌芽中。

解決困擾大眾的肌膚問題

 

成為了美容醫學醫師以至後來開業後,我發現了許多許多客戶與我過去有同樣的問題,反覆的痘痘問題,還有肌膚不穩定的狀況,其實不單單是雷射可以完全解決的。


於是,我開始分析坊間一些大家熱愛的保養品,開始思考:『如果走出了美容醫學診所,能把更安全的美容產品帶回家,成為每天為肌膚把關的護膚陪伴的角色,是不是會能夠從日常保養中,妥善解決皮膚根本問題?』

「婦科疾病」與 「日常清潔用品」的關聯

 

進一步接洽了台灣各工廠,了解成分內容,赫然發現,許多在婦產科文獻上看過有潛在"致癌"的成分竟然充滿了我們所用的日常清潔用品中!從洗臉,保養,洗澡,洗碗等等…。


這些清潔劑都含有這些爭議性的成分,有些甚至會帶給環境不可逆的浩劫!!我不寒而慄,內心想著:『當知道成了事實,改變就是義務!』

走向研發之路,堅持高規格 - 10萬級無塵實驗室

 

於是,帶著我的團隊,成立了OBHL(All Beautiful Home Life) ,我們要嘗試改變生活中一切我們知道的危險因子。


首先,從我最熟悉的美容產品著手。在成份上,我把市面上太繁瑣,不必要,甚至有可能”危險”的成分統統換過,選擇相對成本高,但是對身體是相對安全,對環境是相對友善,對幸福是相對更接近的成分。


同時,必須經過嚴格SGS,GMP歐盟標章的認證,再來就是安定測試,只要不合格,統統重頭來過.再來,就是選擇10萬無塵實驗室一一生產我們的產品.
於是,一款溫和不刺激,可以天天敷的《OBHL藍銅胜肽修護鎖水面膜》,終於誕生了!!

令人驚豔的使用回饋

 

在診所患者術後使用及一般消費者居家使用後,都給了我們至高的肯定。 ”very impressive!” “amazing !” 成了我們常常收到的肯定與掌聲。


因為這樣,我有勇氣往下一步,帶領我們團隊開始研發其他的保養品,秉持我們一貫的作風:安全,無酒精,無色料,無香料,無SLS,SLEs等等等….,而每一項產品的出生,都讓身邊的客戶朋友們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


在使用這些自家保養品後,我的皮膚也漸漸穩定了。看著每一次的客戶的笑容,我彷彿看到18歲那年的自己,跟近40歲現在的我說:『對的事,越要堅持,你做對了這件事情,要繼續堅持下去。』

OBHL,不是一個保養品

 

OBHL 是「努力陪伴人們往幸福生活前進的品牌」,它不是只用短暫幾年的研發與生產,而是花費20年自身的生命經歷,一步一腳印,一磚一瓦疊起來的真實故事與知識的累積。

 

生活中的『剛好,最好』,成為我對這一切的總結,而這個總結,是我們始終相信的:『幸福的總和』。

Written by Dr.Gordon

CEO of OBHL biotechnology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