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有一年,捷克的行走旅行當中,那些對稱或不對稱卻依然和諧的櫥窗美學,往往吸引了我的目光。讓我深刻感受到,視覺上的衝擊與潛移默化,會打造一個民族的美學靈敏度。

 

(攝於 捷克)

 

對稱或不對稱,都維持一個關鍵的要素:和諧感。

歐洲建築藝術所堅持的美學關鍵,從此深深吸引了我。

那時候還沒有成立OBHL,我是一個熱愛旅遊的旅人。但旅行最常讓我做的事情,就是思考,不斷的思考...

 

(攝於 冰島)

 

 

我以為我愛上的歐洲僅有這些了,直到涉略更遠的北歐,我看到了人工的美學和大自然的融合。那種和諧感,更是讓人倍感平靜卻又震撼。

 

(一座黑色主體的教堂,座落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和諧感不只來自人為的敏銳,更來自對大地創造者的認同和激賞。)

 

 
  走在那看似不動卻又不斷變化的冰河河岸的我,思考著一個議題:如果我能把看到的這一切對美的幸福感,帶到成立的品牌理念裡面,我會希望它用甚麼姿態來呈現?
  我要分享的,不應該只源自在自身專業的領域,那能貼近人們最嚮往的幸福感受,要在五官上,心靈上,安全感上,觸摸到被分享的人們。而這樣的結論,竟然是這兩個字:"簡約"。
  沒錯,就是那種簡約但不草率的生活態度,才是最赤裸裸能給人們深刻的溫度。

 

  
 

 在挪威短暫居住的那段日子,和在北歐生活很久的表弟聊著天南地北,那是我最貼近北歐的一段日子。寒冷的季節裏,有知識的人們,很簡約踏實地生活在冰冷的夏季裡。原來,很多我們過往覺得衝突的事情,其實可以有另一個畫面延續著生命的熱情。

 

 
 

人們用了自身的敏銳與知識,搭建了一座座與大自然融合的品牌。建設的同時,是對大地的一個敬禮而不是破壞或超越大自然。那種敬畏,驕傲中的謙遜,其實是融合而不相違的。

 

(攝於 奧斯陸歌劇院 設計靈感來自冰河及冰川)

 

 
 
 

 

  "我們到底在乎甚麼?"在過度開發與強調城市化與科技化的今天,我們是不是失去了更多?我們的自我膨脹,失去了謙卑;我們的人定勝天思維,失去了更基本的生存共生之道。

  回到台灣後,我發現,身在亞洲的我們其實可以是幸福的。但往往我們看到了自己沒有的,或給自己過多的不必要,而變成了現在的自己,甚至失去了快樂。每天看似追求的小確幸,卻是對現實不滿後的一種自我妥協,甚至變成負能量的僥倖生存。這樣的結果,其實蠻遺憾可惜的。

  創立OBHL後,從主打簡約的堅持及維持重要又安全成分的同時,我深深感受到,品牌需要同時有一個概念的分享基地。

  因此,概念館,為了這樣的需要,開始存在著我們的生活中。

 

 

Written by Dr.Gordon
 
CEO of OBHL biotechnology company.